谢谢闺蜜珈蓝,重建这片小地方。 我又可以在这里口水下自己的生活和心情。 权当一种记录和存放记忆吧。

        年没过完,初二就上来南宁了。当然,在家呆了大半个月,练车之外,想念的朋友都见了,其余时间陪家人。年初一去祠堂拜神的时候,和妈妈一起祈祷新的一年顺利。这个年已经很满足。

那么早就滚家,其实也是不想听到三姑六婆谈论工作和有没有男朋友的事,不过最重要的是,想做兼职赚点北上的路费和下月的饭票子。在家的时候就已经在58找好了工作,在达芙妮卖鞋,兼做杂活。本来预计划22号结束兼职,23号回玉林考试,24号北上。时间安排得甚是紧凑,哈哈,鸡血满满才是我的新状态。连老同学请吃火锅的时间都没有,天知道我最早到家的时间都晚过九点。

昨晚店长跟我说,今明两天不用再上班,原因是人手已够。理解,其实也刚刚好,休息两天,就当周末了。顺便准备后天的科目四考试,还有去北京的行李,和报到资料。也才有了时间停顿一下,在图书馆在此刻敲打下这些字。

其实,自己都觉得自己把生活过得有点动荡不安。不过,活着就不想再忧愁埋怨太多。自已能努力的之外,其他就顺其自然吧。如看花开花落。(配图是情人节和妹妹一起卖的花,关于关于摆地摊这件事,哈哈,我要转型成真正的花艺师再来调侃自己了,实在有点心酸又浪漫)

去年圣诞刚过完,离开卡洛斯,回了厦门一趟。

除了二爹在美国,和扣扣舍长海英还有云超都去送了老师最后一程。前些天和扣扣聊天,她说每次经过学院都会想起老师。云超只要看到和老师相似的背影,都会想起老师。元宵的那晚,我却梦见老师复活了,在火化前醒过来了。我多希望那不止是一个梦。

火化葬礼的那天,五个人一起哭红了眼。天堂也许是结束,又或许是一个新生地。如果有灵魂,我相信老师依然爱她所爱,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。

恩泽雨露,我们不忘。离聚有时,我们相惜。

一年后,百年校庆,我们又再相聚。那些一个人努力的日子,愿我们都安好。

想了想,一月二月都只是一个过渡期,三月才是另一个阶段的起点。加油,鸡血满上,也别忘了再快乐一点地生活。

嚯嚯,新生活从头开始,希望长发及腰时,已是个帅帅的小花艺师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