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初中的时候,最喜欢看的杂志是《人与自然》,最爱里边精美的动物摄影和风光摄影,也好奇这宇宙里,立于土地之上的人,和其他种种生命的关系,究竟怎样是合理或美好。

周末逛书店常翻的书是风光摄影或是建筑物摄影类的,那时候分不清,深深吸引自己的到底是那光与色,还是那带有故事感的建筑。

高中的时候,已记不清是哪一年,在南宁的一家旧书店买了几本特价的园林图集书,心里满是惊喜的。好像看到了很喜爱的一条路。可是上大学报专业的时候,我把园林专业放在了第二志愿。那时候就是个小胆小鬼,写字会发抖的手怕是不能够坚持画画,最自卑的想法其实是怕自己画不好。

大三想过考研,考园林的想法也有,但是没有任何基础这一点,又让自己打了退堂鼓。呵,一样还是个胆小鬼。最后放弃了考研的想法,心想还是早点进入社会历练。想再学习,想再考研,也还是有机会的,只要自己心里怀有愿想。事实告诉自己的是,时间在走,想法在变。就像配合着时间一样。

毕业进的第一家公司,福利满意,同事友好,上司也是亲切型,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。就是有点小埋怨自己都要不好意思。毕竟那么多的人,刚毕业工作,不是这个不满,就是那个愁。那段时间,自己每天起床做早餐,吃完搭公司班车上班,按点搭班车下班,一个人做晚饭一个人吃。除了孤单,除了有点重复的单调,没有什么不好。然而实验做的很不顺利,各种状况,出来的数据总是误差很大。自己都不免有点怀疑自己,也许因为手抖呢……手腕第二次长腱鞘囊肿的时候,心开始不安了。毕业实验做了半年,小囊肿长了三次。工作不到半年,长了两次。以后呢?如果以后注定转行,那趁早呢?

期间失眠了一晚,对于我这样一年只失眠一次两次的人,是种煎熬。不过想清楚了自己的方向,心里又变明朗。就慢慢靠近自己原来喜欢的吧,先从花开始,建筑,摄影,园林,到底自己会最爱哪个,一点点靠近慢慢摸索。

我还记得小魏哥最后一次和我谈话的时候说,年轻的时候多尝试是好的。总监在最后签字时也亲切的跟我说,任何时候你想回来都可以。那一刻,我心里感动又笃定,不管未来如何,脚踏出去了,一步一步走好便是不辜负自己的青春。
辞职离开公司,到在一家传统花店做学徒打工,都是瞒着家里人的。那时候想的是,到了非说不可的时候再说吧。任性之外,并不想伤父母的心。爸爸在我毕业前找工作的时候,发短信说,希望我找到一份好工作。我知道他的期盼,不想我辛苦。所以在找工作期间,从广州碾转到南宁再到深圳的时候,对爸妈已经满心愧疚。从小到大,体弱多病的我,让他们担心了二十几年。毕业了工作还那么闹腾。

从2015年11月到2016年5月,干了很多的体力活。感觉小时候被爸爸心疼,省下的力气全用来补上了一样。每天搬几十盆植物摆放到店门口,下班了搬回店里。种大大小小的植物,送植物送花上门,有时候还去顾客家里给种植物。一个人推着小推车送植物和土上门,有时候自己一个人扛一整包的土爬五楼的楼梯。每次做完开业花篮,手指满是糙痕。冬天有时候手裂出血自己都不知道。很多时候心一酸,眼睛就开始泪闪,又强忍回去。不能跟任何人说累,是自己选择的。没有任何基础技能,自己没钱去学课程,不能事先跟家里商量,所以一开始自己没有资格挑剔,用了最笨最实的方法,通过做学徒工先迈进这个行业的门槛,了解一家花店的运转和经营之道。

16年过年的时候,才把转行的事告诉爸妈。妈妈没说太多,就觉得我不顾她们面子。爸爸是听到的当下就很生气,问我为什么选择了一种低级的体力活。我知道他不是有意对职业污蔑分贵贱,只是他不能明白,读完大学的女儿,做着这样的工作能有什么前途。我的理由并不能让他们信服,除了对我失望和无奈,我知道,其实他们还心疼。

我从来不说太多,我知道,当有一天,我能实现自己的愿望时,他们都会为我开心的。生我养我长大之后的路,就让我自由地走吧,毕竟人生要过成什么样子,我自己去经历去努力才知道。

从深圳回到南宁到离开南宁,也许这是上天给我的考验。让我经历绝望,忍受痛苦,学会接受,学会爱护自己。癌症并不会挑人,所以没什么可抱怨的。我只是希望,我爱的人如果受苦,让我也分担一点。原本就很习惯孤独,所以我不怕他不在之后的孤独。我知道,你们都希望我幸福快乐,然而这本身已剥夺了我的选择权。不能伤你们的心,就只能锁起自己的心意。带着并不好的心情状态,在卡洛斯工作了将近五个月。姐姐们都很好,晶晶姐把自己会的毫无保留的一点点教我,可是最后还是因为误会辞职了,恰也想给自己放个小假,然后选个课程进修。

去北京中赫学习,是一个真正的开始。在店里学的都是零零碎碎的花艺小知识小技能,看到的是经营管理的局部,并不成体系。上了快速花艺职业课,才有了一个完整的架构体系,有了一个大的视野。知道如何去一点点学习,如何去走自己的职业路。在中赫遇到的小组小伙伴现在是我的老板。所以现在在南京。因为信任,才有这段后续的缘分,除了想一个人生活一阵子,和哥哥姐姐们一起成长是我选择再一次离开的原因。

我知道,孤独是人生常态,所以我接受种种的发生。
我知道,我还菜鸟一只,所以努力不止。
我知道,就像那吸引我的光和色,就像那带有故事的温暖的的建筑,花草树木亦一样,因为有爱,种种关系变得美好。
我也想创造美的关系。